常州米市河与常州米业

编辑:缀连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5-27 04:06:27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京杭大运河南岸从怀德桥至南运桥有一条长315米、宽7米的路段,加上向运河主航道延伸近50米的石龙咀,与南运桥形成一个小夹角,这里河运方便,粮船交接,附近米厂集中,遂相继来此开设米行、粮行。
中文名
常州米市河与常州米业
地    点
常州
性    质
私有
职    能
米业

目录

常州米市河与常州米业简介

编辑
民以食为天,粮食是人民赖以生存的命根。随着城市人口的不断增加,单靠武进县东、西两仓不定期的平粜和节场庙会粮食的自由买卖,已经不能满足日益增长的需求。一种以粮食经营为主的粮行、米号应运而生。常州的粮行米号始于何时已无从考证。清乾隆三十三年(公元1768年)西直街敦仁堂石碑记载:"自京口至丹阳以至常,均属商贾之集,设有大陈粮行凭客粜籴。恐各牙行斗斛大小不齐,奉宪复设牙行量斛……"说明早在乾隆时期从镇江到常州沿河粮行已经有相当数量。清同治二年(公元1863年)常州东门吴公和、西门成怡沅米店,已经设臼舂米,每天出米约400-500斤。同治九年常州专业性的粮行已有顾大防、刘启新、薛沅泰等10余家。光绪十六年宝兴泰堆栈首创牛磨人工碾米。宣统三年徐永昌米号始用引擎为动力碾米,称机米,一时效仿办厂碾米者日众。米行遂从粮行中分离出来,并单独成立米业公所。

常州米市河与常州米业历史

编辑
京杭大运河南岸从怀德桥至南运桥有一条长315米、宽7米的路段,加上向运河主航道延伸近50米的石龙咀,与南运桥形成一个小夹角,这里河运方便,粮船交接,附近米厂集中,遂相继来此开设米行、粮行。据1926年实业名录载,当时在此开设的米行就有元大裕记、同信泰、同裕昌、朱恒大、福泰祥、信泰昌衡记、通大顺、裕丰仁、广大润记、宝和泰兴记等10家米行,还有同和泰、源泰昌、董乾大、宝源大等4家粮行。由于米业兴旺,客商云集遂将原石皮场改称米市河,成为常州市又一具有行业特色的街市。
常州的米业与农业的丰欠关系极大,农业丰收粮食货源充足,粮行压价收购,即便按常价出售获利丰厚。农业欠收,货源不足,他们则从外地购货,高价出售,仍能获利。1929年时常州粮食欠收,粮荒严重,他们利用外商倾销的大米,大发横财,宝兴泰、瑞沅、宝和泰、新盛源、成怡沅等米厂、粮行成为暴发户。当然也会投机失策,1931年各地农业丰收,粮价暴跌,百年老店成怡沅米厂,因囤积洋米,致使企业倒闭,新盛沅行资方陈和尚因负债精神失常,患疯颠病而死。
1937年11月29日,常州沦陷,被抢粮食约计3400万斤,不少企业被迫倒闭。日伪时期,不少粮行与日伪勾结,代日商洋行大量收购小麦、稻谷,加剧了市场粮米的紧张。1944年汪伪强制实行棉业、米粮、粉麦、油粮、日用品五个统治会,统治粮油的收购和分配,粮行业务萎缩。抗日战争胜利后,粮行、米号复业的日多,但好景不长,由于通货膨胀,粮价一日数涨,粮行囤粮惜售,市场一片恐慌,抢米风潮不断。解放后,政府限制投机粮行的发展,由国营粮行主宰粮食市场,粮行遂于1953年淘汰。[1]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非社会 社会 公司 中国其他行政区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