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猎帮

编辑:缀连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1-22 00:52:59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胯下一匹烈马,肩扛一杆沙枪,三江猎帮炮头赵老自从猎人父亲手里接过猎帮,在白狼山中狩猎,追狼捕熊。在惊险刺激的围猎中,欲望跟随火药枪一起成长。 寡妇所生的儿子在她死后被赵老白接回自家大院抚养,但身份真相无奈一直保密,错综复杂的爱情故事,交织着人性的丧失与回归。 三江历史变迁,风云变幻人随之嬗变,同父兄弟走上了完全不同的人生之路。周庆喜变节死心塌地投靠日本人,赵永和却率领猎帮这群血性汉子走上抗日道路,国恨家仇交织,善良和丑恶共舞,猎人的枪口冲着民族的敌人且不仅仅是獐狍野鹿……奇特、凶险的狩猎世界里,人与野兽生死较量,更要面对人类异己! 徐大辉编著的《大猎帮》是一部个性鲜明的,厚重的,充满了狩猎文化以及地域文化色彩的诡异、冒险长篇小说。
书    名
大猎帮
出版社
中国言实出版社
页    数
308页
开    本
16
作    者
徐大辉
出版日期
2014年8月1日
语    种
简体中文

大猎帮基本介绍

编辑

大猎帮内容简介

徐大辉编著的《大猎帮》讲述了一匹烈马,一杆枪,棒打獐,瓢舀鱼年代的猎帮传奇!揭秘关东围帮组织,再现狩猎风情。
  三江猎帮炮头赵老白从猎人父亲手里接过猎帮,白狼山中狩猎,强壮体魄被人借种,孕育男孩周庆喜;若干年后男孩名誉父亲死去,寡母邂逅赵老白的儿子赵永和。寡妇借种所生的儿子在她死后被赵老白接回大院抚养,但身份真相一直保密。三江历史变迁,风云变幻人随之嬗变,同父兄弟走上完全不同的人生之路。周庆喜暗投日本人,赵永和率猎帮抗日……

大猎帮作者简介

徐大辉,1956年9月出生,吉林双辽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出版的主要著作有中短篇小说集《土匪没有眼泪》、《狼族的没落》;散文、报告文学集《飘然岁月》;长篇纪实文学《风雪家园》;都市情感、侦破系列长篇小说:《卧底》、《潜逃》、《对手》、《生命谎言》、《黑心》、《掩盖真相》、《女人密码》、《罪之蝶》、《恶之花》、《雨中红杏》、《极限欲望》、《走火》、《生死对接》;关东风土人情系列长篇小说:《雪狼》、《狼烟》、《玩命》、《出卖》、《末日大烟枪》、《花子房》、《暗道》等。 创作电视剧本《为男人平反》、《田教授家的二十八个亲戚》《2007年拍摄》、《满洲往事》、《骰子棺》等。

大猎帮图书目录

编辑
第一章 腊月里开围
  第二章 半路遇警察
  第三章 地仓子里回忆
  第四章 木屋青涩偷情
  第五章 狼自断爪逃脱
  第六章 码踪遭遇黑熊
  第七章 秘救抗联战士
  第八章 过去的没忘掉
  第九章 悲情鹰把头之女
  第十章 民间陋俗制造
  第十一章 再遇借种女人
  第十二章 炮头带回男孩
  第十三章 风雪猎帮宿营地
  第十四章 收围前特别安排
  第十五章 煮肉全村人吃
  第十六章 集家并村消息
  第十七章 心房拥挤三个女人
  第十八章 捅破那层窗户纸
  第十九章 借熊杀人未遂
  第二十章 进城买禁售药
  第二十一章 画地为牢修人圈
  第二十二章 密商潜入部落村
  第二十三章 两方都在做准备
  第二十四章 山野外去拉鹰
  第二十五章 袭击部落村计划
  第二十六章 赵家猎帮从此消失
  附录

大猎帮文摘

编辑

  爬犁行进中再次响起吴二片的唱戏声音,好像还有一个人时不时地帮唱,唱的不是梁赛金擀面。又是一出:
  头杯不吃敬天地,
  二杯不吃敬灞桥,
  三杯不把别的敬,
  敬的是青龙偃月刀,
  刀见酒,酒见刀,
  火光冒,三寸高……
  猎帮队伍在皑皑白雪中行进,一座山近在眼前。猎人们猜出炮头带他们到哪里打猎?显然不是他对警察说的紫貂崖,而是鹿角山。
  “我们到鹿角山扎营。”到达山间炮头赵永和才宣布狩猎地,他说,“下爬犁,我们走过去。”
  山路崎岖重负的爬犁上不去,猎人只好下来步行。鹿角山的北坡积雪厚且阴冷,需要绕到南坡去,宿营地在南坡。
  “我在前面走。”孙大杆主动道,此刻需要一个经验丰富的人在前面探路,不然随便走很危险,沟壑覆盖着积雪,看不出深浅,一旦陷落深沟中非死即伤。
  “加小心,孙老弟。”赵永和叮咛道。
  “哎!”孙大杆撅根树枝,试探着往前走,确定安全叫等在后面的人跟过去。
  猎帮队伍虫子一样爬行,走过一段路,进入林子。林子太过密时拦住爬犁,实在过不去还要砍断碍事的树木,好在带着开山斧,所向无敌,能够清除一切障碍。
  前面探路的孙大杆突然停下来,朝后喊:“赵炮,你过来!”
  赵永和快步走过去。
  “你看,赵炮。”孙大杆指着林子中竖起的木牌说。
  一个花木牌子上画着猪头。猎帮的规矩,称为兽头牌,这是向路人发出的警示标志。
  猎人下地箭、地枪、地棍、吊杆、地夹子、窖猎等等一切陷阱时,必须警告其他猎帮和路人,前面危险不能进入,需绕开而行。警示的方法除了挂兽头牌,还有警戒绳,民间称拦路绳、拦人绳、拦命绳。除了挂兽牌、拦绳外,三江地区通常做法还有挂草圈。
  “他们猎猪。”孙大杆说。 兽头牌上画什么动物表明要捕猎什么动物,画狼捕狼,画熊猎熊,至于是地箭还是地枪什么陷阱并不表明,绕开不进入。
  “谁的场地呢?”孙大杆问。
  见到兽牌那一刻起,赵永和便猜到谁在此捕猎,那个抢先一步进入鹿角山猎猪的人是谁他猜出个七八,不愿说出而已。猎帮的规矩不抢场子,既然有人早一步在此捕猎,自己必须带人离开。赵永和道:“走,我们到别场(处)去。”
  孙大杆跟在炮头身后回到众人中间,队伍按原路返回。至于去哪里不用问,跟着炮头走就是。
  坐在爬犁上的赵永和心里决定出要去的猎场。在来鹿角山前,制定捕猎计划时考虑一旦鹿角山有猎帮占了,狩猎黄金季节必须考虑到其他猎帮也可能到鹿角山猎野猪。果然有人抢先一步在此围猎,而且是下了陷阱之类,手法像他。赵永和猜到一个人:周庆喜。另一个猎帮的帮主。肯定是他在鹿角山围猎,还有一个证据,兽头牌不是画的是刀刻的,他熟悉周庆喜的手法,亲眼看他刻兽头图案,野猪獠牙太过夸张,牙尖直达野猪耳朵处。
  去黑瞎子沟!赵永和带着爬犁队往大山里走,基本是路遇的那几个警察去的方向。
  黑瞎子沟山高林密、沟壑纵横,这里经常出没大牲口,主要是黑熊,俗称黑瞎子。冬天熊多蹲仓——霜降过后,经过一秋大吃大喝,长得十分肥胖的熊钻入树洞、地穴中冬眠,俗称蹲仓子——逮熊叫杀仓子。
  杀仓子分为两种,杀天仓和杀地仓。熊在树洞里冬眠,叫蹲天仓子;在向阳的坡刨出洞穴,封以树枝、枯草和泥土,藏身其中冬眠,叫蹲地仓子。还有第三种,有的熊出洞活动,并不走远在洞的附近游荡。
  “噢,杀仓子!”吴二片高兴大声道,爬犁到了黑瞎子沟,谁都猜出来是猎熊。端锅的只管做饭并不上场围猎,但对捕猎兴趣盎然。他见到黑瞎子沟便知炮头带他们来猎熊,“我给你们做清烧熊肉!”
  赵永和白了端锅的一眼,吴二片吐下舌头立刻哑言。捕猎前不是什么话都可随便说。譬如,吴二片的话犯忌讳。能不能打到熊还两说着。打到打不到,不是炮头说了算,也不是猎手们说了算,山神老爷说了算,他给你什么你才能打到什么。否则可能就是空围或不顺。因此猎帮每到一地,安营扎寨后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修建老爷府。
  黑瞎子沟留有挖参入放山时的地仓子,赵永和的猎帮住在这里边。现成的地仓子成为猎人屋。
  “修老爷府。”赵永和发布第一道命令。
  孙大杆带人去修建。老爷府建筑极其简单——在地仓子附近,选一棵大树在其下部砍个凹槽,挂上一条红布,下面置供桌,摆上供品、香火。往下等着祭拜山神老把头。
  “赵炮,修好了。”孙大杆说。
  猎帮安置好了,该做头一件大事,祭拜山神老爷。
  P15-17

  
词条标签:
非生活 生活